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神玄机图二四六 > 杭州导演仇晟处女作公映:想用电影绘杭州地图这次只是描了个边
 

杭州导演仇晟处女作公映:想用电影绘杭州地图这次只是描了个边

【论文时间: 2021-09-16 20:21

  2019年夏天,《郊区的鸟》第一次宣布定档。杭州本土导演仇晟的母亲,兴冲冲赶到影院,却没有在排片表上找到这部电影。

  这部以仇晟儿时居住的濮家新村、老东站一带为创作背景,通过主人公童年与成人时期两相对照的影片,既描写了一个寻找童年伙伴的故事,也在暗处勾勒了一张关于杭州的城市发展地图。

  从在FIRST影展上初露锋芒,到2019年定档又“因市场因素”撤档,《郊区的鸟》受到了太多关注,也承载了太多期待。

  时过境迁,电影中的“郊区”,如今毫无疑问已是寸土寸金的“主城区”,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都市变迁里,大部分人都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随波逐流,只有仇晟,选择用镜头记录下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

  在阵容上,《郊区的鸟》不仅有李安儿子李淳担任男主角,还有廖庆松、梅峰、杜笃之等一批电影界的幕后前辈为之“加持”,本片更是在海内外各大电影节上拿了不少重量级的奖项——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获得“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最佳艺术探索”四项提名,并最终拿下最佳剧情片大奖,当时为仇晟颁奖的是许鞍华和苏照彬。随后,《郊区的鸟》还获得第71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当代电影人单元金豹奖提名、2019年旧金山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特别奖、第三届澳门国际影展亚洲电影NETPAC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

  然而1989年出生的仇晟,却属于半路出家型的导演。整个中学时期,仇晟都热衷于淘电影、看电影,网络上的电影资源、学校旁边小市场里的DVD……“没有电影杂志,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喜好去看电影”,仇晟在杭外时的语文老师是“杭州名师”郭初阳,经常会在课堂上给学生放电影,大多数同学看完觉得闷,只有仇晟总能在影片中找到打动自己的点。

  真正产生“想拍电影”这个念头,是高考前的一个日子,仇晟打开了格斯·范·桑特执导的《我自己的爱达荷》——夕阳,跃出水面的鱼,粼粼的水波倒映着阳光——这个男主角的回忆画面,一瞬间打中了仇晟的心,“我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面,但当我在电影中第一次看到它时,又莫名觉得熟悉。”

  那一刻开始,仇晟清楚地知道,自己也想拍出这样的电影,他问老师:怎样才能想学电影?老师说,你得先参加艺考,然后上戏剧学院或电影学院,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仇晟只能参加高考、并被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录取。一个稍显“凡尔赛”的学霸故事,最终以执着的电影梦战胜了现实目光的不理解。

  大学期间,仇晟学电影的念头愈加强烈,努力说服家人后,他决定前往香港浸会大学念艺术硕士,随后又参加青年导演创作班。在他看来,拍电影是幸福的,能将自己的经历和体悟在创作中表现出来,这种幸运不是人人都能体会。

  城市的变化、成长的经历、对童年答案的追寻,仇晟敏锐地感知着周围的一切。当再一次看见杭州翻天覆地的变化,童年的经历再次涌上心头,仇晟觉得,是时候了。

  《郊区的鸟》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杭州郊区某处突发地面沉降,主人公夏昊重访儿时生活的三里亭地区进行调查。一日,他进入一间无人的小学,读到一本日记,里面记载了少年隐秘的成长和一个团体的破裂。随着调查的进行,夏昊发现,日记预言了一切。

  跨越两个时空,两段寻找之旅,勾连起郊区的过去与未来;儿时的经历一再重演,也让夏昊开始了对童年时代的重新审视。

  《郊区的鸟》中,随处可见是仇晟自己的影子。片名中的“郊区”,就是仇晟长大的地方——现在的火车东站一带。电影的创作灵感则来自于仇晟童年的一次经历,“有一个同学突然不来上学,有一个多月,我们一伙人就去找他。在找他的过程中,小团体开始分崩离析,一个个地散去。”

  仇晟与朋友们一起走出熟悉的社区,穿越街道,穿越废墟,翻过高墙、铁轨,走到河边地时候,他们也终于意识到,已经无路可走了。“这趟旅程是童年的终结。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的时间和空间是有界限的,而不是我们歌里唱的那样‘我们的未来是无穷的’。”

  仇晟曾就读于濮家小学,“我们家就一直在秋石高架附近,那里曾经是杭州的郊区”,上世纪90年代末,那里有河有草地,他常常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就像片中的“小团体”,孩子们一起掏鸟蛋、玩游戏、看动画片《恐龙战队》,那是仇晟记忆中的童年。

  长大后,仇晟经常在路上遇到做地铁测量的人,“戴着安全帽,沉默地交替走动,互相擦身而过,就像是现代人生活状况的表征。”

  时间像运河的水一样,永不停歇,城市的变化速度也总是让人来不及回忆,“现在这片地方已经没有小时候的影子了。”尽管电影里的小孩曾经用玩具小提琴弹奏出《友谊地久天长》的曲子,但随着成长的来临,大家还是走散了。生日蜡烛再次出现的时候,夏昊的眼前,也不是小时的玩伴了。

  2019年,导演祝新的小成本电影《漫游》杀入柏林电影节,故事讲述了祝新记忆中的杭州,借着主角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游荡,将杭州的角落缓缓展现;

  2020年,顾晓刚执导电影《春江水暖》在国内正式上映,电影将富阳作为背景,讲述了富春江畔一家三代人面临的生活考验和人间烟火里的亲情抉择......

  龙门古镇、鹳山公园、转塘、滨江......这些杭州人熟悉的场景,被一再地呈现在大荧幕上,也让杭州人倍感亲切。

  从春波摇曳的富春江水,到流淌千年的大运河,杭州电影新浪潮,或许便在这缓缓流动的南方水系中,孕育而出。

  不同于存在游客心目中的杭州,这些新导演们的镜头下或许没有杨公堤、没有南山路,但却拾起了在城市飞速发展中被人们渐渐淡忘的部分。就像仇晟自己说的:“我拍片的私心是想绘制杭州的地图,《郊区的鸟》大概是描了个边吧”。

  如今,顾晓刚和仇晟的新作都已经在筹备、拍摄中,仇晟透露,自己的新片拍的同样是杭州,“但可能会更多在主城区取景”,这部名为《犬父》的电影将讲述自己与父亲之间的故事,“可能能够比较好地在我心里形成一种对杭州的‘描画’或‘调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香港挂牌| 香港马会挂牌幽默玄机| 广东的六合采| 开奖直播现场| 大丰收心水论坛资料全|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i| 六和彩开奖结果| 香港买马报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历史开奖记录| 香港摇钱树三肖中特网|